第二百六十章 灯火将息,人声将静

?热门推荐:
????即便是经历了诗文会的莫大失意,何依依终究也还是何依依。他便是那样的人,一时的失意永远无法影响到他对读书的追求与渴盼。事实上,居心并没有在他身上多做安慰,她很清楚,自己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兄远远没有外表看上去那么脆弱,尤其是读书一事上,便是打碎他浑身的骨头也不会弃置。

????第二天里,叠云国满朝风雨飘摇,明安城里的荷园会则是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第四日的博论会。

????博论会其实就是一个各大名门、书院、学士、贤人以及学府诸位先生一起分享读书成果和特别见闻的交流会。不同于书画、诗文那般明显的考验个人本领,没有任何的较论。所以,这其实是一个增长见识的学术交流会。每个人都有表演的机会,可以在小圈子里、大圈子里同大家一起分享这些年的见闻或者游学所遇到的一些有趣的故事等等。

????何依依自读书以来,因为家中的特殊原因,基本都只能呆在自己那一角,也就是君安府那个地方,读着书本上的书,除去这一次私自出逃以外,从来没有去哪里走走看看,更别谈游学了。所以,他所知道风土人情和趣闻轶事基本都是在书本上了解到的,少部分是从居心那里听来的,事实上,就连居心都曾出门游学过。所以,他对这样一个博论会有极大的参与感,虽然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只是在听他人讲,极少发表过自己的观点,但这样对他而言已经很满足了。

????秦三月她们也只是化身一个听客,虽说她们学得精,懂得快,但终究年龄和走过的路摆在那儿,比起见闻来还是要差上一些,懂多少就说多少,也不去做那些不懂装懂的事,实实在在的学习一直是三味书屋的本则。几人里面,就只有居心比较活跃,那也的确是因为她去过的地方多,听过的故事不少,见识上超出众人不少,这位姑娘又是那凭借着《明安城买菜记》被文气碑所认可的存在,而且在传言里又是位名门小姐,所以是相当吸睛的,有不少自诩风流的公子哥、俏秀才想来搭上几句话,但遗憾的是居心对他们并不感兴趣。

????博字会上,几人除了居心实在没有表现之地,但论字会上就不一样了。秦三月不喜太过热闹的氛围,没怎么说话,但胡兰不一样,叶抚说过,胡兰是个思想奇异、见解独到的人。表现上,胡兰不负于叶抚对她的看法,在许多的论题上,她往往能以自己独特的看法引得场间陷入沉沉的思索,而待他们思索明白过后,胡兰的思维又跳脱到了另外的地方,立马又引起下一轮思考。所以,便有了这么一个现象,不论胡兰走进哪个大小圈子里,总是会在不经意之间带起整个圈子的思考方向。

????这个有趣的现象被学府的先生们注意到了,对胡兰很感兴趣啊,很欣赏,便邀请她参与到他们先生之间的论字会上。胡兰也并未怯场,依旧游刃有余地面对其他任何先生所给她出的题,往往她都能以一种奇怪但又让人说不出哪里不对的独特见闻去解答。这样一个灵动可爱的姑娘,很快就引得了好些个先生,尤其是那些一看就是爷爷辈的先生的喜爱。胡兰把他们逗得开开心心的,只是不管他们如何询问胡兰的身份籍贯,她都呼啦呼啦地扯过去。

????这么一着,众人之间便流传着说“那胡兰已经被青梅学府的大先生们看重了,要破例纳入学府做下一代的长应大师姐”,要知道这个位置在这一代可是甄云韶所待着的。

????虽说这么个言论不知从何而来,但胡兰这个性格哪里会去在意,只是觉得今天玩得很开心,也收获了不少,合计着好好鼓捣鼓捣指不定又能有所突破。

????这样的荷园会上,依旧有许多人不止一次地提起白薇这个名字,实在是琴会上她留给他们的影响太过深刻,以至于念念不忘。可惜的是,那天过后,白薇便消失了,就好似世界上没这个人一般,不管如何去探求寻找都没有一点音讯。书画会上,许多关于琴会时的作品,便是在诗文会上,那第一则登上文气碑的作品都是写那琴棋会的,虽然不少关于白薇的作品,但也就那一首上了文气碑。便是现在的博论会,也依旧有不少的圈子说白薇的事,有的说起以前她的故事来如何如何惊人,当然这其中不乏编纂,有的则是专注于她的曲子,尝试以自己的方式去理解白薇所奏的曲子的涵义。

????其实,不少精通乐理的便是听过了白薇的曲子一遍,便记下了其乐调,几番练习改编适应之后也就能复弹了,虽说没有白薇那般神妙,但曲子到底足够有水平,弹起来总不算太差。但是白薇所奏的那最后一曲,便真的是没有一个人记下了乐调了,勉强凑合着能够弹得像,也远远没有那般的情感和惹人遐想的意境。

????风流公子们想的是白薇这个人,那些真正爱好乐曲的则是想念她的曲子。

????而他们所想念的白薇,此刻正在想念着平生以来的点点滴滴。她还在想,是要把这些点点滴滴全部打碎沉在心里头,同自己一起成神后被淡忘掉,还是尽数倾吐出来,倾吐给愿意去听的人。

????她做篱栏后面的藤椅上,望着篱栏那一头坐在丝桐面前的叶抚。她在想,马上就是分别之时了,要不要同他再说些话呢?说一些她不曾对其他人说起过的话,只能说给他的话。

????只是到了最后,那些话仅仅落到了喉咙,然后尽数被咽了下去。她不是不愿意去说,只是不知道以怎样的方式去说,她不想去面对伤感的表情,就算是分别,她希望那也是想起来能够笑着的分别。

????可是,这世间哪有十全十美的分别。分别的两方,总有一方是悲伤的。她希望他不会是悲伤的那一方。

????惫懒的猫,午后的碎点阳光,流淌着岁月质感的丝桐,发丝微动的她,浅笑认真的他。没有言语,只是偶尔视线的交织,没有声响,只是片刻点头摇头之间。一个值得她去珍惜的日子如同溪水里的纸船,悠悠流向远方,或许那会在很远的地方,变成泡烂的纸条。

????一直到寻子之时,博论会划上句号。

????第五天的杂辩会,重点在于辩。杂指的是杂谈,顾名思义,包含着任何内容,什么都可以说,什么都可以论,杂谈会期间,任何参加的人可以随心所欲地说任何内容,家国天下事、恩怨情长事、家长理短事……甚至可以指明对儒家什么什么教义的意见与不满,可以提出自己对天下百家的看法等等。

????说白了,对那些不得志的人来说是一个正大光明发牢骚的好时候,对那些志向远大的人来说,是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对于闷头读书的人而言是一个得百家言解的时候。差不多就相当于辩论会前的开胃菜,大概也就持续了两个时辰。

????今天的重头戏毫无疑问地是辩论会。虽然辩论会并不是对每一个人开放的,但不论是对那个群体而言,都是一次相当程度上的盛会。荷园会召开前几个月时,学府就放出消息说重点推书为《石祝》、《浮生绘世卷》与《闲乐》,而辩论会上的主要内容毫无疑问地便是这三本书里面的内容。辩论会也仅仅对各个学术团体开放,普遍而言,便是朝廷学士团、各大书院、大小书庄、持书使这些。单个人是无法参加的。

????虽然何依依的确是不太想同禹东书院那些人来往,但无论如何他也是禹东书院的学生,在居心的一番劝说下,还是回到了禹东书院那边,作为代表团之一参与到辩论会中去。至于胡兰和秦三月,本来她们只能算是个人,没法参与到其中,只好观看而已,但大概真的应了那个传言,青梅学府的先生们很看重胡兰,邀请她参与到其中,胡兰跟秦三月可分不开,无论如何都是要在一起的,学府那边不太了解秦三月,但看其气质谈吐也知不一般,便顺带着一起了。

????事实上,胡兰压根儿就没看过那三本书,基本上就是无准备上阵,秦三月虽然看过,但也没有细致研究过。也就只有何依依把那三本书研究得透透的,尤其是那本《石祝》,比绝大部分都懂得更多。

????一共六场辩论会,形式差不多就是有学府先生在三本书中随机选取争议颇多的言论,以此让人各自发表言论来解释或者衍生。这不是单对单的论点持证形式,而是所有参与方共同进行的各抒己见式。

????第一场辩论会选取的是《石祝》之中的言论。《石祝》在三本书中相较之是水平最低的,也是最容易研究的,所以能说得上话的不少,是最为热闹的一场辩论会。

????而结果上,何依依因为看过叶抚的修正版《石祝》,场上没人能同他争论到最后,便是连叶抚所修改的最为核心的内容都还没有涉及到,其余人便皆是败下阵来了。头脑最清晰的胡兰也终究是因为底蕴认识上同何依依差太多而败下阵来,不过相比起其他人她已经是坚持己论最为长久的了,但奈何她没有看过自己先生的修正版《石祝》。何依依也因此明白了一件事,要想打败叶抚先生的学生,只好靠先生本身。

????凭借着叶抚的修正版《石祝》,何依依傲视全场,为禹东书院争了不少光,但在之后的《浮生绘世卷》和《闲乐》的辩论会上,就没那么轻松了。大先生们一共在两本书里选取了共计十种言论,从天地道论到帝王朝论到百家明论,再到最底下的工农杂论都有。

????何依依凭借一手吃书吃得透,硬生生把禹东书院的代表团提着提到最后,虽然他不喜欢禹东书院里的同学,但居心知道他进入了辩论状态后,便是带着一群鹅都能说得下去。他当真是出彩到了极点,不论是哪个言论,几乎到了最后他都是夺人目光的那一个。

????辩论会上每一种言论的结果几乎都是一样,都是禹东书院代表团和青梅学府代表团站到最后。其他书院、学士团都相继败下阵来。

????何依依惊艳全场,如果青梅学府只有青梅学府的人的话,那么毫无疑问,这次荷园会上的辩论会,甄云韶缺席的青梅学府的风头会被禹东书院压下一头。

????但这次的青梅学府有两个“外援”——胡兰和秦三月。

????青梅学府的人本来就是水平极高的,即便甄云韶缺席了,但是还有一个柳长青,也能同何依依辩论很久了。但到了最后,拍板的往往都是胡兰和秦三月两人。

????胡兰没有读过《浮生绘世卷》和《闲乐》,所以基本上每一个言论辩谈前面一段时间都不说话,由着秦三月和她讲解,秦三月又总是能准确地抓住重点,所以胡兰懂得很快。但是一旦到了最后时刻,双方陷入胶着的时候,胡兰往往能一举抓住何依依的言语漏洞,然后势不可挡地攻破。

????……

????辩论会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湖湾这边儿却又到了分别的时候。

????临别的时候,叶抚和白薇都各有心思。他们都知道,明天便是荷园会最后一天了,不论是什么事都得做下决断。

????“你比我想得厉害很多,一首曲子都练得差不多了,明天的话……”白薇率先开口。

????“明天怎么了?”

????白薇吸了口气,笑着问“要不然,明天就不练的吧?毕竟是最后一天。”

????叶抚看了看她,“我没意见,正好可以偷懒。”

????“你具体什么时候走?”白薇问。

????叶抚说“大概后天吧。”

????“后天什么时候呢?”

????“不知道,或许会睡懒觉,或许要准备一下细软。”

????白薇听此,立马说“那可不行啊,不能睡懒觉!”

????“为什么?”

????“你是先生的嘛,要给学生做榜样啊!”白薇说“一日之计在于晨,要早点起来快些走才行,不然等太阳出来了,就会很热的。”

????叶抚弯了弯嘴角,“你想我尽快离开。”

????白薇连忙摇头,“哪有啊,都不想你离开的。”

????“你这么说,那我就不走了。”叶抚笑道。

????白薇立马急了,“这可不行!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都说了是出门游学,怎么可以一直呆在一个地方!不为自己想,也得为胡兰和三月想吧。”

????叶抚看着白薇慌一下,松一下的模样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知道她明明是舍不得自己走却不得不做出这般赶着自己走的样子,也没有兴致去逗弄她了,呼了口气说“我后天一早就走。”

????白薇问“真的?”

????“真的。”

????白薇笑了笑,“那就好。”

????脸上笑着,心里闷着。

????两人各自沉默了许久,白薇才别过头去,望着远处荷园会会场的灯火,轻声细语地说“晚了,回去吧,早点睡。明天最后一天,要有精神呀。”

????“那,我走了。”叶抚说。

????白薇又忍不住看着他,没有底气地问“要不再坐坐?”

????叶抚笑了笑,“我还是回去吧。”

????“那……行吧。”

????叶抚转过身,朝着门外走去,走到门口时,停下来转头喊道“白薇。”

????白薇立马答“哎!”

????“明天记得一定要把那盏灯带上。”叶抚回过头,走了出去。

????白薇喊道“平望楼拿的那一盏吗?”

????叶抚背对着她答“是!”他的背影很快消失在夜里。

????白薇看着许久才回过头。那盏灯安静地挂在墙上,散发着不曾变化的光。

????……

????辩论会共计十五场言论辩谈下来,除了《石祝》的五场以外,何依依全败于青梅学府。之所以说何依依,而不是禹东书院,便是因为到了后面,禹东书院的其他学生已经跟不少何依依的步调了,差不多就是他一个人在同青梅学府的柳长青辩谈,然后到了最后胡兰再一举跳出来攻破。

????说来也是四个字了,虽败犹荣。

????如果定要给这次的辩论会评一个最佳,那么毫无疑问是何依依。他的确足够出彩,足够惊艳。如果没有胡兰和秦三月,那么全场就是何依依一人的表演时间了。但如何胡兰和秦三月认真去研究了那三本书,何依依也就无法那么出彩了。

????辩论会过后,众人理所应当地相信,禹东书院的会因为何依依的存在变得更加出名,坐实了学府之下第一书院的位置。而他们也几乎是认定了,胡兰会在不久后成为青梅学府的一员。

????何依依一心里只装着书,不会去理会这些言论,只是对今晚的辩论很满足,这是他第一次同胡兰和秦三月正面交手,虽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交手,但也让他清楚地意识到,先生的这两个学生果然没有一个是简单的,只是不知她们的那位大师姐又是何等的风采。

????辩论会到了寻子之时也就结束了。参加的人虽大多留有遗憾,但基本都觉不虚此行,围观的人便是看了个神清气爽,只觉当真还有人读书是那般厉害。

????众人散场离去的时候,何依依胡兰四人打算结伴而行,却被学府的陈五六,五六先生叫住了。

????“大先生还有什么事吗?”何依依问。

????陈五六看着胡兰温声道“我能和胡兰小姑娘单独说些话吗?”

????胡兰一怔,“我吗?”

????陈五六点头。

????秦三月有些不太放心地问“五六先生有什么事,是需要单独和胡兰说的吗?”

????陈五六想了想,笑着说“你若是不放心,可以和她一起。”

????居心听此立马冒着半个头,从背后下巴抵在秦三月肩膀上,笑嘻嘻地说“两个人可以一起,那四个人也可以吧。”

????陈五六知道居心的爷爷曾是戈院首的师兄,念想一番,忽地意识到,自己面前这四个孩子都是非凡之才,沉思片刻后便说“可以。”

????“应该没什么问题的。”秦三月想了想说,“我们去看看吧,好歹也是青梅学府。”

????秦三月年龄虽然只比胡兰大,但在四人当中却一直都是拍板型的角色,她这么说了,其他三人都没什么意见。

????四人随着陈五六便来到了一间屋子里,各自落座。

????没等多久,戈昂然便走了进来。

????这位长相没啥威严,甚至有些和气的院首没引起胡兰何依依的重视,倒是秦三月从气息感知到觉得他是要比那五六先生要厉害的。

????陈五六见着戈昂然,点头说“院首。”

????院首……四人听此,顿时明白了,学府里除了那位戈昂然戈院首还有谁能被叫做院首。

????“戈院首好。”几人纷纷打招呼。

????戈昂然一脸温笑,点头说“很好,你们四个都是很了不起的后辈。”

????何依依连声道“戈院首过誉了。”他是知道的,这位院首可是半圣之位,离那圣人只是临门一脚的事。

????戈昂然说“这些天你们的表现我都看过,的确是了不得,不必过谦的。”

????能够被半圣夸奖,何依依心里也是乐滋滋的。但居心没少从自家爷爷那里听到过戈昂然这个名字,所以抱有一些异样的情绪。

????戈昂然转而对胡兰和秦三月说“多谢两位小姑娘在辩论会上为青梅学府所做。”

????秦三月笑道“院首不必如此,应当是我们感谢学府给予了一个参与的机会。”

????戈昂然摇头说“以你们的本事,随便找个书院也就参与进去了,青梅学府也没什么特别的。”

????秦三月道“院首言重了。不知院首找我们有何事?”

????戈昂然听此,笑着问“我想知道你们对青梅学府的看法如何?”

????四人都各自说了自己的看法,从荷园会的体验上,他们都觉得青梅学府很不错,当得起学府的名头。

????戈昂然便说“居心小姑娘和何依依小友且先不谈,你们都有书院了。只是胡兰和秦三月两位小姑娘,有没有意愿到青梅学府来读书?”

????秦三月和胡兰都稍稍愣了一下。何依依则是惊讶了,一个学府的院首放下身段亲自来邀请学生加入学府,那得是何等的惊才绝艳啊!但是一想到秦三月两人,他立马又释然了,同时又想到她们的先生,也就猜到结果了。

????秦三月和胡兰相视一眼,由秦三月代表发言,“多谢院首的邀请了,不过我们暂且没有加入其他书院学府的意愿。”她歉意地笑了笑,礼数尽到。

????“其他?”戈昂然问“两位小姑娘已经有自己的书院了吗?”

????秦三月想了想,“不算书院吧。”

????“学府吗?”戈昂然想了想,他可没听闻过东土其他几个学府有这般惊才绝艳的学生,猜想着会不会是其他地方的学府。

????秦三月又摇了摇头,“也不是学府。”

????不是学府?戈昂然略微挑眉,书院不是,学府不是,再往上便只有中州那独一无二的学宫了,顿时有些惊讶,想着,如果是学宫的学生的话,这般优秀也能理解,便猜想她们会不会同上次柯寿一般,游学恰巧经过这里,“你们是学宫的吗?”

????秦三月笑道“院首说笑了,哪里是什么学宫的学生。我们不过是一个小书屋的学生罢了。”

????“书屋?”这次轮到戈昂然愣住了。

????秦三月说“是啊,”她想了想又说“南边儿的一个小书屋。加上先生学生一共四个人,不过看先生的意思,以后还会有其他学生。”

????戈昂然微微张嘴,好些次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他见着秦三月的模样,不觉得她是在找借口,但一个四人小书屋居然两个学生都是这般优秀,这还是头一次见。

????“是两位先生加你们两个学生吗?”戈昂然虽然觉得这个不太可能,还是问了出来。

????秦三月摇头,“一位先生,加三个学生。”

????“那,你们的另一位同门在荷园会上吗?”

????秦三月说“没有,她一个人出门了。”

????戈昂然听此基本确定了,她们的先生不是个简单人物,不禁问“你们此番来荷园会是特意的,还是路过?”

????秦三月觉得这问得似乎有点多了,不过她还是说“先生带我们出门游学,路过荷园会的。”

????戈昂然听此便知,胡兰和秦三月应当不会成为青梅学府的学生,也意识到,她们有更加好的先生,留在学府兴许也是一种耽误。他笑着说“本来是想让你们在学府里好好读书,不浪费才智,但是这么一看,似乎呆在学府里才是浪费才智了。”

????秦三月明晰他的意思,客气地说“青梅学府能有今天这般,自然是有极好之处,但我们终究是有先生了,抱歉。”

????戈昂然摇头,“没必要抱歉,如果只是为了客气,大可不必如此。”

????虽说主要目的是为了邀请胡兰和秦三月,但即便没有成功,戈昂然作为一个院首也没说立马就请他们出去了,放下架子同四人一起闲谈了一会儿才就此作罢。在这其间,戈昂然几次想问起居心关于她爷爷的事,但似乎都有些开不了口,心里始终有些坎迈不过去。

????夜深了一些,戈昂然也就没有多留了,让人送他们四人回去了。

????独留陈五六和戈昂然时,陈五六才禁不住问“院首,那两个小姑娘那般优秀,为什么不再争取一下呢?”

????戈昂然反问“用什么去争取呢?”

????陈五六说“青梅学府里,君子之德的先生十数位,大小贤人更是数不胜数,便是半圣也有院首你和石祝半圣两人,培育出不少优秀人才,正论经典数十万册,国历封册数万册,纪元历封册上千册,便是那上古遗封也有十多册,这般资源……”

????戈昂然听此,叹了口气说“总有些人所追求的东西是不一样的。那两位小姑娘青梅学府教不了。”

????陈五六以前便是在诗文会上表现两眼,进了学府才有今日的成就,他还是觉得学府是一个很好的读书之地,想再说些什么,但是被戈昂然打住了。

????“胡兰小姑娘登上文气碑那一封书信《寄师姐》更是表明了,她的师姐是她所无比向往的存在,可想她的那位师姐定然又是一位了不得的天才。一个小书屋里一共三个学生,三个都惊才绝艳,你觉得教导她们的先生会是何等人物呢?”戈昂然问。

????陈五六不知如何回答,但已心知肚明。

????“不是所有的人教学生都落在一处教的。”

????……

????骆风貌碍于身份,只是做了荷园会上的看客。不过虽然没有亲身参与,但是体验到了那样浓郁的学术交流氛围,已经是相当满足了。满足了后便只等明日最后一日的到来了。

????见着夜深,打算早些休息,以最好的精神面貌去应对明日的最后时刻。

????却在他正打算熄灯着床的时候,桌上的纸笔忽然自己动了起来。普通百姓兴许就要当作鬼算了,但是骆风貌见识也不浅,耐心地等待那笔写完。

????不一会儿,笔停了下来,骆风貌上前拿起那纸一看。

????“终临之日,若是后悔,便就此作罢,可许你一世安然无恙。

????后悔与否?”

????骆风貌知道这是先生在问他最后一次。许多事情在他脑海里不断闪烁而过,到了最后,直定定化作三个字吐出口来,“不后悔!”

????那笔立马又动了起来,不一会儿,上面写到——

????“明日首字会开始时,到明安二湖之间山上那清净观大殿内,在无上清净通宝天尊神像前默念如下经文

????……

????……”

????骆风貌一眼看去,只觉那经文莫名其妙,不似佛经,不似道经,更不似儒家圣言,但并未作何疑问,只是将其看了一遍又一遍,直到牢记在心才睡去。

????……

????半夜灯熄人声静之时。

????床上安眠的白薇忽地惊觉,只觉有人在召唤她。那强烈的感官波动,让她意识到或许是最后的告知来了。

????她定定地看着黑漆漆的屋子许久,才在夜里叹息一声,点了灯,穿了衣服,出了门。

????刚出门不远,便在那湖畔之间看见一道不算伟岸,但格外深沉的背影。

????那背影转过身来,对着白薇说“你来了。”

????白薇不愿上前去同他对视,回答“我来了。”

????“这是我们第三次见面。”

????白薇冷嘲一声,“第一次你把我带到明安城,第二次你告诉我荷园会之后便要我成神,我想,现在你是来最后通知我的,是吧,唐康圣人。”

????唐康语气并没有什么变化“是的,我是来通知你的。成神之后,你会忘却所有人间事,还有未了的心愿尽快完成吧,我可以帮你。”

????白薇沉沉地说“不劳圣人之力。我只想问,我具体什么时候成神。”

????唐康说“明日子夜。”

????白薇听此,皱了皱眉说“我希望能晚一点。”

????“时间不等人。”

????“这是我最后的心愿。”

????唐康沉默许久,才说“你应该要知道,时间过了,你会付出更多的代价。”

????“什么代价?”

????唐康说“明日子夜是最佳时间,可借星辰之力消去你洗涤凡尘的痛苦,过了那个时间,你将承受洗涤凡尘的莫大痛苦。”

????白薇一笑,“这便是圣人的最大恩慈了吗?如此这般,不要也罢。”

????唐康知道她在嘲讽,但没有作何反应,问道“你决意要换时间吗?”

????“如果能换到我老死的时候,我会很乐意。”白薇说。

????“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白薇吸了口气,释然了,“所以啊,你们这些人总是把大义和正气占完了,只留个凛然给别人。”她无意义地看着某个远方,说“后天下午吧。”

????唐康点头,“可以。”

????白薇听此,不再多说一句话,提着灯转身离去。

????一袭披风在最后的夜风中飘摇,潇洒而又决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