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危机四伏

?热门推荐:
????“蛊虫终究不是正途,如果真的唤醒它们,怕是只能同归于尽了。”镇北王面色沉重的说。

????纳兰锦绣觉得父亲说的也有道理,蛊虫这种东西,本来就邪门的很。当初在云水禅心,绿婀用他们控制傀儡,她也曾吃过大亏。

????她自从解蛊之后,对蛊虫就变得非常排斥。如今见父亲想要把它们毁掉,也就没有再深究。她可却不知道,自己有一天会费尽心机,只为得到几只陶罐里的蛊。

????青虞最终还是没守住,玄甲军带着当地百姓撤离的时候,纳兰锦绣看着镇北王。他站在城门处,望着那些要变成流民的百姓,心里应该是很难过的。

????她走到他身边,牵了牵他的衣角,小声说“父亲,我们走吧!反正翼族留下来的东西已经被毁了,他们喜欢我们就送给他们一座空城。”

????镇北王心里生出很浓重的无力感,他掌管北疆这么多年,一直是尽心竭力。他从来没有忘过父亲对他的教育,他要爱护百姓,对大宁要抱着赤诚之心。

????可结果呢,北疆被人围攻,大宁竟然视而不见。青虞不是第一座百姓要撤离的城。如此下去,那受苦受难的不还是这些平民百姓吗?

????他们平时省吃俭用,但凡是家里有余粮,即便是不征收,也会主动送给打仗的部队。都说军民一家,但真正做到这一点的人却并不多。

????他觉得自己必须要为他们做些什么,才算没辜负他们的信任。心里忽然有了想法,并且逐渐笃定。

????只是看了看正在仰头看着自己的女儿,心里却又有些不确定了。他如果主动交出兵权,是不是就能让金陵城里。那位九五至尊放下心中的猜忌?可以伸手援助北疆?

????他不会以为交出兵权就没事儿了,玄甲军是他的兵,对他的忠诚度没有人能够质疑。所以,他可能要把儿子送去金陵做质子,或者说自己去。

????手上如果没有兵,那就更要任人宰割。不知道他们到时候,会不会厚待镇北王府的人?

????他的两个女儿都吃过不少苦,孙女还那么小,若是没有了镇北王府为她们遮风挡雨,她们会不会受人欺凌?

????镇北王生性豪迈,这时候却生出了一丝惆怅。他伸手摸了摸纳兰锦绣的头顶,声音柔和“走吧!”

????纳兰锦绣上了马车之后,心里还在想镇北王刚刚的表情。她现在也乐观不到哪去,明眼人应该都能看出来,金陵再不派兵援助,北疆早晚都要沦落敌手。

????北燕和南楚若是占了北疆,会不会像之前那样大肆杀戮还未可知,但镇北王府却一定不会有好下场了。

????她知道父兄忠君爱国,一片赤诚,所以才不能接受如今这个结果。可她不过是个弱女子,在这乱世之中,又能为他们做些什么呢?

????她一直以为自己会随波逐流,做些力所能及之事。她不知道很快她就要成长,去承担原本不属于她的责任,而且是心甘情愿的。

????玄甲军苦苦支撑半个月后,镇北王回到了赤阳城。这应该是北疆现在最艰难的城池,因为北燕人的主要攻势都集中在这里。

????其实原因也不难猜,南楚再是给予支持那也是有限的。北燕物资本就匮乏,又打了这么长时间的仗,所以现在迫切想要占领北疆最富庶的赤阳城,用来做补给。

????赤阳城的街上聚集了不少百姓,他们没有抱怨,也没有指责。只是满怀希冀的看着镇北王,他们还没放弃,还以为王爷会拯救他们。

????镇北王府的府兵抬着成箱的现银,镇北王道“这是府尹送来的,你们拿了钱就离开北疆吧!再不走我可能就走不了了。”

????“王爷,我们能去哪呢?”

????“去有玄甲军的城,他们会尽力保护你们。”

????“王爷呢,不和我们一起走吗?”人群中有百姓们问道。

????“我还有自己的任务,但是你们相信我,终有一天你们会回来,依然是这片土地上的主人。”

????大家也许相信了,所以拿了钱收拾东西就走了。镇北王府的人也是,所有的家丁女眷,都已经收拾好细软准备离开。

????“父亲,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离戈抱着徐恋歌问道,徐恋歌小小年纪却也感受到了难过,她哭着喊祖父。

????镇北王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温声嘱咐“祖父做完手上的事情就去找你们,你以后要听你母亲的话。”

????“好。”徐恋歌毕竟年纪还小,以为祖父不会骗她。

????“你们去彭城找吕修崖,他会安顿你们的。”这句话镇北王是对纳兰锦绣说的。

????“父亲,我还是跟着你吧!”北疆如今处处都在打仗,纳兰锦绣觉得她的医术应该有用。

????“听话,你和离戈是最让人放心的,遇事你们一定要好好商量。照顾好其他人,这是我对你的嘱托。”

????纳兰锦绣心里忽然生出一种难言的酸涩,她哑着嗓子道“父亲。”

????“去吧!这一次不要再跟上来了。”镇北王语重心长地说。

????纳兰锦绣只能跟着走,走了不久后,她忽然想起软猬甲还在她身上。如今这种情况,父亲应该更需要这个,她必须把这个送回去。

????“我要回一趟赤阳城,你们路上多加小心。”她对离戈说。

????离戈不解,但也没有多问,只点了点头。

????纳兰锦绣下了车,和穆离一人一骑,快速往赤阳城赶。她觉得应该还能赶得及,在父亲离开之前把软猬甲交给他。

????到了赤阳城却发现镇北王早就走了。穆离把耳朵贴到地面上,他需要通过马蹄声来辨别镇北王离开的方向。最终确定了,南面有一队人刚走不久。

????纳兰锦绣没犹豫,和穆离一起往南走。越走就越觉得不对,父亲应该是往打仗的地方去才对,可赤阳城往南,目前都还算太平。

????“穆离,没有觉得有什么反常?”纳兰锦绣感觉哪里不对劲儿,也不知道是自己多想了,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

????“杀气。”穆离从小到大,接触最多的东西杀伐,所以对这方面特别敏感。

????纳兰锦绣轻轻闭上眼睛,静静听着周围的响动。静了,安静的不正常,她侧头对穆离说“我们快一点,看看能不能追上父亲他们。”

????她本性聪慧,学什么都快,穆离如今对她骑马的技术还是很放心的。她每天在演武场训练,整个人比原来灵敏了许多,一般的突发情况都可以应付。

????两人的速度飞快,即便是如此,也骑了很久才追上。而且还是因为他们的队伍停了下来。

????纳兰锦绣正想要驱马上前,就被穆离制止了。他小声道“情况看起来不太对,我们先暗中观察。”

????纳兰锦绣经他提醒也发现镇北王这一对人不妥当,人数明显比之前多,还有就是服饰。玄甲军的军服都是统一的,而这一队人里混杂的却是另一种军服。

????“你认识这衣服吗?”穆离问。

????纳兰锦绣细看,发现确实很眼熟。这衣服和锦衣卫的飞鱼服很像,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右边的衣袖上都绣着一朵艳红色的牡丹花。

????“我不认识。”纳兰锦绣刚想再说什么,就见穆离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他指了指对面的林子,树叶哗哗而动,看样子是有不少人在里面穿行。

????很快那些人就出来了,他们把镇北王的人围住,手里的弓已经拉成了满月状,看样子是一触即发。

????“柳大人这是何意?”镇北王没因为周边涌出许多人就慌,他神态自若,只是眉眼十分冷漠。

????“我刚刚已经把话说清楚,是王爷不肯如实相告,所以就不要怪我冒犯了。”

????镇北王身边的亲兵看了看周围的人,说道“柳大人是奉旨带王爷去金陵的,如今这是想要围剿吗?”

????“我和王爷说话,你个奴才也敢插嘴?”柳成锦是柳静贤的同胞兄长,为人刻薄阴狠,如今柳家正得势,他嚣张得不行。

????“我可没看出来你是想和我家王爷说话,这么多弓箭手预备着,怎么看都像是胁迫。”

????柳成锦的手上戴着一副纯银制的手套,此时正放在眼睛跟前端详着。闻言哈哈大笑,笑够之后才说“圣上让去金陵,那就是推脱不掉的,难不成还要我卖你们个人情?其实,那倒是也没什么打紧的,只要王爷能……”

????“呵,我也是看着圣上的面子叫你一声柳大人,你不要想趁火打劫。”

????镇北王虽然对金陵朝堂上的人不是特别熟悉,但柳成锦的名字却是听过。不是因为他的功绩,而是因为他恶名昭彰。仗着柳贵妃受宠,柳氏一门没少作恶。

????“俗语说的好,朝中有人好做官。如果王爷答应我的要求,那您这一趟金陵之行肯定会特别顺利。不然,可就不好说了。”

????镇北王看了看围着他们的人,冷笑一声“我不同意,难道你还想杀人灭口不成?”

????柳成锦阴测测的笑着说“那可说不准呢。反正如今北疆正乱着,王爷就是以身殉国了,也不会有人怀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