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1章 不要这样对他

?热门推荐:
????唐诗越说越气,眼泪直接流了下来,抽泣着开口道,“爷爷,桐桐,关于我妈妈的很多事情,我其实都没跟你们说,现在叶文齐这么一说,一切都对上了。

????从我懂事的时候起,就知道我妈妈是被拐卖到那个地方去的,我就问她,为什么会被拐卖来,她说,那天是她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她一个人坐在车站外的地上,一点点陷入了绝望,最后迷迷糊糊地就被人带走了。

????我追问过,问她为什么会一个人在车站,她从来没有回答我,流着泪不说话,后来渐渐地,我就不问了,原来那一天,她深爱的男人抛弃了她,没有如约带她远走高飞,她人生的噩梦,就是从那一天开始的!”

????叶文齐脚一软,“咚”的一声跪了下来,苍白的脸上满是泪水,“是我,是因为我,颖涵才会被拐卖的,是我”????“没错,是你,是你害得我妈妈生不如死,你就是那个罪魁祸首!”

????唐诗哭着吼道。

????门口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唐老夫人扶着怒气冲冲的唐老爷子走了进来。

????唐老爷子径直朝着叶文齐走去,抬起手用力地打在他的背上,“畜生!原来是你害死了我们家颖涵!原来是你!”

????“外公”唐诗起身走上前抱住他,“您别动气伤了身体,为了这种人,不值得。”

????唐老爷子老泪纵横,在唐老夫人和唐诗的搀扶下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原来是你”唐老夫人看着跪在地上的叶文齐,泪流满面地开口道,“当年我就怀疑颖涵谈恋爱了,可是她死不承认,原来真的有这么一个男人,在跟她谈恋爱,两个人相约私奔,还怀上了孩子????你既然承担不起责任,为什么要招惹我的女儿?

????我就那么一个女儿啊,你为什么要把她害成那样”????“我不知道”叶文齐痛苦地抓着自己的头发,无力地瘫坐在地上,“我不是故意的,如果知道会这样,就算是打死我,也不会丢下颖涵自己离开的”????“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唐诗擦了擦眼泪,冷然道,“我妈妈已经死了,什么都挽回不了了,你走吧,我再也不想看见你。”

????叶文齐抬起头,“诗诗,你听我说”????“你没有资格叫我!”

????唐诗厉喝一声,“你知道吗?

????我从小就是在打骂中长大的,那个地方重男轻女,我是女孩,不中用,对他们来说,活着是浪费粮食。

????后来他们发现我不是他们家的孩子,一心想把我扔了,是我妈妈拼死护住我,他们看我长得漂亮,转念一想,反正我能帮家里干活,再养几年,然后把我嫁了,说不定能卖个好价钱。”

????叶文齐痛苦不堪,“你别说了,别再说了”????唐诗咬着牙,一字一句地继续开口道,“你知不知道那个男人有多少次想要欺负我?

????要不是我拼死抵抗,加上他怕碰了我将来卖不了钱,所以才忍住了。

????可是你以为他真的会忍吗?

????他转头就去名正言顺地羞辱我妈妈,那个时候你在哪里!我妈妈是为了我才苟延残喘地活着的,她想护我周全,因为我是你留给她最后的精神支柱”????“你别再说了”叶文齐捂面痛哭出声。

????“诗姐,”叶燃流着泪走到叶文齐身旁,冲着唐诗跪了下来,“我爸爸一念之差,酿成了悲剧,但是我敢保证,我爸爸不是一个坏人,他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这二十多年来,他没有结婚,没有谈过恋爱,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不是没有女人喜欢他,而是他从来没有多看过那些女人一眼。

????我是爸爸收养的,他对我就像对亲生儿子一样,该骂的时候骂,该疼的时候疼,我一直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他也是爱诗姐的妈妈的,因为这二十多年,每天吃饭的时候,他都会在旁边放一副空的碗筷,以前我不懂这是为什么,现在我懂了,那副碗筷,是给他没有带在身边的人的,那个人就是诗姐的妈妈,所以我爸爸真的不是故意的,他也在思念中痛苦了几十年,我求求你们,不要这样对他”????“我怎么对他了?”

????唐诗怒极反笑道,“叶燃,你搞清楚,是他主动来找我的!我没求着他来,你们现在就给我离开星月湾,永远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不然我也不能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诗姐,你这话说得就过分了吧?

????我爸爸好歹是你的亲生父亲,他又不是故意不要你的,他当时根本不知道你的存在!”

????叶燃反驳道。

????“呵”唐诗冷笑出声,“你这是想用血缘来对我进行道德绑架吗?

????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唐诗吃不吃这一套!”

????“诗姐,你太过分了!”

????叶燃气得不行。

????唐诗抬手指着门口,“既然觉得我过分就给我滚远点,现在就滚!”

????“你”叶燃刚要争辩,便被叶文齐攥住,“叶燃,不要说了,我们走吧。”

????“”叶燃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照做,将他扶了起来。

????布桐也上前帮忙,跟叶燃一起扶着叶文齐离开。

????走出门外,布桐才开口问道,“叶总,这样的真相,知道了又有什么意义呢?

????早知道我就不该带你进来的。”

????“不”叶文齐僵硬地摇了摇头,“知道了我才能清楚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才知道我亏欠了颖涵多少,是我害了她,是我”????布桐的心里堵得难受,“叶总,我看得出来,你对唐妈妈的感情很深,虽然她发生的遭遇,是你不能预见的,但事情的确已经发生了,对诗爷来说,想要原谅你,是很困难的,毕竟她的童年和少女时期所经历的,是一个女孩子完全不能承受的。

????具体的细节我就不跟你多说了,你知道了只会更内疚,我只想说,你好好照顾自己吧,至于诗爷,她现在怀孕,需要情绪稳定,可以的话,希望你不要未经她的允许来打扰她。”

????“我知道了,”叶文齐颤抖着点点头,“我已经害了颖涵,不能再害了诗诗了,我听你的。”